質量效應 3

Mass Effect 3


(本篇以角色介紹為主,本作有熱心玩家製作的正體中文漢化)
 
前作質量效應2為我們帶來了精彩的科幻故事。
主角薛帕德(Shepard)在塞伯魯斯組織的支持下,找齊了願意跟隨的敢死隊隊員
去突擊名為先驅者的收割者(Reaper)這必死的任務。
 
然而,雖然打倒了收割者並存活了下來,收割者大軍卻已進入銀河系準備收割智慧種族,
讓銀河系再次迎來輪迴,而全銀河系卻對此毫無準備。
 
下面這預告片應該算是多個合在一起了,其中有段在鐘塔狙擊敵人的畫面算是最初期的,
當時公布後,如果不標上質量效應,完全讓人無法跟作品連想在一起(因為不在主角群裡)。
 
預告中,地球遭收割者大軍攻擊,完全無法抵抗的淪陷。
最後,薛帕德指揮官出現,帶領聯合軍前來奪回地球。
這剛好就是三代主現的極濃縮版,下面就讓我們來看EA到底要如何才能把一款神作變糞。
 
 
 
前面很有氣氛,但主角出來後有點鳥的真人預告(絕命異次元3找的人還比較像)

 
先來說說這次新增的多人模式。
遊戲本身屬於射擊類,加入多人模式提高耐玩度想必早在規劃內。
 
戰火銀河是銀河系的戰備程度,可以透過遊玩多人模式來提高。
玩家可以隨喜好在多個種族裡,搭配不同職業來擔任操控角色。
多人模式為合作生存類型,在一張地圖內抵抗一波波來襲的敵人直到結束。
精英級的敵人非常具有威脅性,但也不是難到無法生存到最後,滿有挑戰性的。
升級後,想挑戰更高難度也有得選擇。
 
玩家可在多人模式創建多個角色,並且同樣能夠練等升級。
完成一場多人模式後,會結算並獲得點數,可以用來開寶箱,獲得消費道具及裝備。


 
遊戲開始能夠自訂角色,不過最好看的還是預設造型。
(如果覺得別人捏的比較好,也可以輸入別人的代碼來使用該臉型)
 
其他影響玩家最大的就屬職業,有六種職業供選擇,彼此最大的區別在於技能。
我會建議選擇能快速消滅護盾、護甲類技能的職業,或是引開敵方火力的職業。
(戰士雖然比較硬,但其他職業的器能會比較有趣)
武器不用擔心,任一職業都能裝備所有的武器。


 
預設男性主角Shepard,表情嚴肅,帶點憂鬱的氣質,放電的眼神可以迷倒不少人。
如此帥氣的主角,其臉模是來自荷蘭的名模Mark Vanderloo,連頭髮的缺角都完美還原。
 
Shepard是通過人類最精銳特種訓練N7的精銳士兵,其N7盔甲就是通過該訓練的專屬裝備。
在一代不斷的努力之下,成為了神堡議會下的一名幽靈特務,最後拯救了神堡成為英雄。
二代接受了塞伯魯斯組織的幫助,並組織團隊突擊名為先驅者的收割者。
 
自從擊敗先驅者之後,Shepard拖離了塞伯魯斯回到了星聯。
不過,由於種種原因,收到Shepard報告後的議會對於他還是存有疑慮。
Shepard只能無奈的待在房間等待。


 
James Vega是本作的新隊員,並有以他為主的動畫"迷途楷模"(Mass Effect:Paragon Lost)。
是三代以來難得一見的肌肉棒子,雖然看起來很基,不過他對Shepard只存有極高的敬意。
在迷途楷模動畫中,他與收集者作戰,並作出難以抉擇的決定。


 
Ashley Williams是一代的隊員,放下頭髮及改變穿著配色後,直接從大媽變正妹了。
Ashley對塞伯魯斯這人類至上主義的組織反感,在二代曾碰上她,但因存有疑慮而不加入。
在三代裡再次加入Shepard指揮,洗刷了家族名譽從此官階三級跳。


 
右邊那位紅髮妹是默認的女性Shepard,造型是經過投票後獲選的,
但實際預設的臉看起來有點囧。
 
左邊的是Kaidan Alenko,就是那位在一代必死二選一玩家通常會選擇的那位XD。
由於在一代是二選一,所以他與Ashley是互相替換的,
選擇女性Shepard的話,默認隊員為Kaidan。
 
Kaidan是位早期殖入L2晶片異能者。L2通常會造成致死的副作用,但他只有點偏頭痛而已。
少年時在訓練中心曾為了保護一位女孩而失手殺了突銳人教官。


 
遊戲剛開始,地球就遭到收割者毀滅性的打擊,毫無反抗之力人類只能趁隙搭飛船離開。
其餘部分的人則轉入地下作戰,Shepard指揮官肩負著尋找盟友
及打敗收割者方法的使命離開。


 
質量效應中的戰鬥為TPS,主要利用掩體進行作戰。
與一般TPS不同的是,除了開槍跟丟手榴彈之外,還能施展各種技能打及掩體後的敵人。
戰鬥中可以打開戰術界面使遊戲暫停,並且施展技能或是切換隊友武器。
這在自己技能都施放一輪還在CD時,還成夠持續輸出火力挺有用的。

 
 
在戰鬥上最驚喜的改動應該就屬近戰重擊了。
原本的槍托攻擊改成了從萬能工具彈出刀刃來執行攻擊。
不同職業的近戰重擊也不大相同,異能者使用異能,工程師則是用萬能工具產生爆炸。
此外,如果跟敵人離得很近,且只隔著一道掩體,可以施展掩體刺殺,
但這項設計略為雞肋,有這種刺殺的機會很少,除了教學外基本沒用過。

 
 
本作角色從30級開始起跳,升級後有點數可以強化技能。
後期可以在諾曼第號的醫護室學習新的技能或重置。
左邊的聲望值同樣分為楷模與叛逆,數值越高,可以解開越多的對話選項。
也可以更完美的解決事件,三代比較好的是解開對話的條件變成加總,而非單一。
這代表玩家可以任意選擇自己的喜好來選擇楷模或叛逆。


 
武器方面有五種類型的槍可以裝備,每把槍都還能配上武器模組來改善性能。
除了一般槍枝外,還有像普洛仙粒子槍這種會自己回復彈藥的特殊槍,是我很愛用的。
所有職業都能用所有的槍,但如果一次裝備太多槍的話,會使CD時間延長。
如果是靠異能戰鬥的話,大概配個三把槍就差不多了。


 
神堡,神堡議會設置於此。神堡是個人造的太空站,傳聞每次輪迴都是主要種族所佔領之地,
並成為銀河的政治中心,內有神秘的護工種族負責維護神堡的運作。
 
神堡議會致力於維護銀河系的和平,旗下有幽靈特務調查各個事件,
並且允許使用他們認為必要的手段來解決事情,Shepard就是屬於人類唯一的幽靈特務。


 
研究AI人工智慧是被全銀河系所禁止的。這個輪迴中由於奎利人創造出的傑斯反叛,
甚至把創造他們的奎利人趕出星球,成為流浪種族,就此為銀河系所忌諱。
 
不過VI虛擬智能倒是允許的,他們能夠進行各項輔助,並且不具有AI那樣真正的智能。
最常見的是充當導遊與查詢資料的管道,通常會模擬某個人的說話方式。
(還能看到模擬Shepard的VI呢)


 
有時過場中途會有楷模或叛逆的即時反應鍵出現,提供玩家更多的可能結果。
例如叛逆會用暴力來解決事情,像是對討厭的記者來一拳之類的。


 
老實說這次三代在細節部分有很明顯的偷工減料。
像是這舞廳門口下方的背景,人物沒貼圖就算了,他甚至只是擺些超級低模放在那,
連動都不會動,二代中的遠景明明很漂亮的。


 
連在舞廳裡都無法近距離觀賞阿莎麗舞者了,只能遠遠的隔著一道牆看。


 
Aria T'Loak這大姐頭原本是OMEGA太空站的主宰,但遭攻擊而流落在神堡。
他會與Shepard合作,請他幫忙收攏三大傭兵團到她手下,她就能出兵幫忙Shepard。
OMEGA在前作屬於重點劇情之一,Aria明顯也很想奪回OMEGA,但卻沒有這劇情?
錯了,EA有做,但是把他放到了DLC裡面......


 
神堡議會由阿莎麗人(Asari)、突銳人(Turian)還有塞拉睿人(Salarian)共同管理。
加盟國可以派遣大使當議員將問題提報給神堡議會,但最高管理還是只有那三種族。
人類在短短幾十年內就從觀察國晉升為加盟國了,其現任議員還是一代由我們扶植上位的呢。
(扶植上位是一代其中一個結局,三代沒繼承會默認為這個,但如果不是,最後還是會變成他)
 
Shepard像神堡議會提報了關於奪回地球的提議,並且提供可能有機會擊敗收歌者的造物。
然而,在這全銀河都籠罩在戰火之下的時刻,,各種族都忙得焦頭爛額,
如地球般母星被攻陷的種族也不是沒有,顯然不可能答應這要求。


 
既然各種族代表都表示無法提供援助,那就反過來讓我們搭乘諾曼地號去幫他們解決問題。
諾曼地號基本上跟前作差不多,在一些空間配置上稍有不同,
玩家可以在船內自由行動並與部分船員對話,或是整備裝備與技能。


 
Diana Allers是這代很難不去注意到的角色,其最大的特色在於她傲人的身材,
搭配仿真卻又與遊戲中其他格格不入的臉部模型。
她的臉模是IGN的Jessica Chobot,老實說差的有點多啊...
 
Diana Allers是以戰地記者的身分得以進入諾曼地號,
見證Shepard帶領的小隊經歷一場又一場的戰鬥,並將消息傳達給全銀河。
可與其發生羅曼史,但只有接吻而已。


 
Samantha Traynor是這次的通訊技術兵,這艘船的通訊兵每一代就換一個啊......
她的作用是通知玩家是否有新的通知虛要接收。
老實說第一次看到她就覺得她有點怪怪的,不過長的還算不錯就算了,
查了一下攻略,結果...Fxxk!!!是個蕾絲邊!


 
使用在諾曼第號內的星圖極可選擇想要去的星系,有些地區上有收割者標記表示已被入侵。
每個星系都距離遙遠,唯有透過自古以來就存在的質量中繼器才有辦法探索銀河。
 
雖然裡想狀態是每顆星球都能探索,但現實來說是不可能的,只有擁有任務的才能登陸。
還好,在進入星系前就會標示有無任務,不用浪費時間一個一個找。


 
每個星系內都可以搜尋並回收物資,三代在這點上也作出了改動。
從一代登陸星球探索空無一物的無聊世界,到二代免登陸、免耗時卻更加無聊的探測星球。
三代中更加精簡了,只要開著諾曼第號發出探測波就能迅速回收物資。
不過,這特殊的探測波同時會引來收割者,只要被抓到就直接GG了。
 
好在我們的小飛船跑得夠快,可以輕易甩掉他們,
只要反復進出星系就能順利回收全部物資了。


 
有效兵力值是遊戲中最重要的指標,想要開出越多結局選項就得堆高有效兵力值。
除了任務之外,在星系間探索物資時,有事會回收到戰爭物資,可以增加有效兵力值。
單機模式內的收集以外,多人模式也能進行連動,除了因遊玩多人模式提高的戰火銀河之外,
角色練滿20級就能上傳到單人模式中成為有效兵力。


 
三代隊員人數沒有很多,除了部分老隊員回歸之外,還有新隊員的加入。
在隊員選單中,可以替隊員更換服裝造型,不同的服裝提供不同的加成能力。
 
造成人數不多的主要原因是很多在玩到中途的時候就領便當了,不像二代會待到最後。
每位角色的個人任務,升級成與種族存活息息相關的任務,每個都是影響深遠的決定。
很多角色都會在三代領便當,更令人憤怒的是,如果沒有一、二代的完美存檔,
就沒有辦法在三代讓所有人存活,甚至有些角色就預設死亡完全看不到了
(我的Jack就是二代只有她死亡,那時還重開一個存檔,才發現還是看不到她)


 
Liara T'Soni是位阿莎麗人,致力於研究普洛仙這已滅絕的種族約50年了,
但依可以活到1000歲的阿莎麗人來看,他還只是個小孩而已。
阿莎麗人是這輪迴中最先開始進行宇宙探索的種族。她們擁有接近人類的女性外觀,
但其實是無性的,她們對許多種族都具有吸引力,並且都能夠進行繁殖。
繁殖時會依照配偶性別分出雌性或雄性基因,但生出來都是阿莎麗人。
 
由於同族內的繁殖會容易生出基因缺陷,被稱為Ardat-Yakshi的純血種。
交配時會摧毀伴侶的神經系統,因此多與其他種族交配,也因此被看成是淫亂的種族。
 
Liara從一代就開始出現並成為隊友,二代時也有出現,但那時我剛玩,對她不熟就印象不深。
二代時她不會上船,但可以發展羅曼史。在她的任務中,可以了解到她成為了訊息經紀人,
做著販賣訊息的生意。因職業特性與她的經歷,使她變的黑暗與無情。
 
三代裡Liara終於回歸小隊,並帶著攸關銀河存亡關鍵設計圖。
雖然成為了影子經紀人,並且還帶來諾曼第號上工作,但顯得較沒那麼冷漠黑暗了,
並且有回到一代時的溫柔與純樸的感覺。
(看到Liara時,我就決定拋棄米蘭達跟塔莉了)


 
EDI是二代時安裝在諾曼第號上的AI,她與駕駛Joker是最常對話的。
在三代,EDI獲得了一個女性外表的機器人身體,雖然是機器,但還是讓Joker看到有點害羞。
不熟悉具有身體的她,我們可以觀察到她正在學習有機生物型為模式的過程。
她不是羅曼史對象(難不成你們還像對一個機器人做什麼?)


 
Garrus Vakarian是位突銳人,原本擔任神堡警備隊C-Sec成員,為了追捕同族的賽倫,
因此加入了主角團隊,擅長使用狙擊槍,二代招募前因打擊犯罪還獲得了大天使的稱號。
二代中因為被埋伏而使半邊臉毀容。他是三部曲都會加入團隊的角色。
 
突銳人擁有神堡世界最大的艦隊,他們眾是秩序與榮譽,雖然有進一步擴張的意願,
但明白這不利於未來,因此傾向於與其他種族合作而非戰爭。
突銳人曾與人類為了殖民地爆發了"初次接觸戰",從此雙方敵視,但表面還是維持盟友關係。
 
即使雙方種族敵視,但為了整救自己的母星,突銳人也不得不向人類求援。
三代中,見到Garrus時就是在突銳人與收割者激烈交戰的戰區。


 
Garrus雖然只有女性Shepard能發展羅曼史,但從他說的話對男Shepard來說時在有夠基啊!


 
Tali'Zorah是奎利人,與Garrus同樣是三部曲都會加入團隊的角色。
Tali在一代時雲遊中碰到Shepard,與共同對抗賽倫與傑斯,最後帶回傑斯重要零件結束雲遊。
 
奎利人善於工程學,並在年前創造出人工智慧傑斯。意識到他們的危險性想將他們消滅,
卻反而被他們趕出母星,從此奎利人這種族只能在龐大的艦隊裡在宇宙中流浪。
奎利人在宇宙中遭到鄙視。除了他們放出了傑斯這問題之外,
他們艦隊所到之處造成的種種問題也是原因之一。
 
數百年來在無菌室中生存,導致他們免疫系統退化,因此必須穿上防護服。
到現在,防護服不止是保護身體,更讓狹小空間中的他們保有一點私人空間。
數量有限的艦隊空間無法負荷持續增長的人口,因此年輕的奎利人必須外出進行雲遊,
只有帶回對奎利人有用的東西才能重返艦隊。
 
Tali是可發展羅曼史的對象,藏在面具下的臉讓玩家非常好奇到底長什麼樣,
甚至有許多玩家二創畫出對她長相的猜測。
不管如何,身材還算不錯的她也是許多玩家的選擇。
 
不過EA在這方面讓玩家失望了,雖然她在三代中有脫下面罩,但跟某士官長一樣看不到臉。
為一看得到臉的彩蛋,居然還是網路上隨便找張照片修改過來的,
這是除了結局外讓許多玩家暴怒的點之一。


 
三代中如果玩家移情別戀選擇其他人的話,就會撞見Tali與Garrus正在偷情。
恩...這時會有種看到前女友與好基友在一起的複雜感覺......


 
Legion是傑斯,於二代首次出現,並加入團隊共同對抗收割者。
Legion並非是一個個體,而是共同串聯成一個伺服器的意識。
傑斯最強大的地方在於,越多個體串聯將越聰明。
 
雖然傑斯將奎利人趕出母星使他們只能流浪,看起來像是人工智慧注定叛亂般。
然而,在三代裡可以得知傑斯的叛亂,不過是生命受到威脅所做出的反抗,猶如革命。
而他們在將奎利人趕出母星後,他們也幾乎不踏出他們的星系。
直到一代,跟著薩倫到處攻擊,
 
Legion的出現,是為了證明,不是所有的傑斯都是人類的敵人。
並且,他們的種族也正遭受感染病毒的危機,因此找上了Shepard。
 
Legion與Tali會因為種族恩怨發生爭吵,如果無法達成雙方並存條件,就只有一方能存活。
如果選擇Legion的話Tali會因為救不了奎利艦隊而跳崖,為此我還重新獨檔看有沒有辦法救,
結果還是只有一方能存活。


 
 
Mordin Solus是賽拉睿人,雖然看不出來,但Mordin其實已經是遲暮之年了。
賽拉睿人是溫血兩棲生物,其新陳代謝非常快,因此幾乎最多只能活到40歲。
也由於新陳代謝快,他們最醒目的特色就是說話速度非常快,想的快,說的快,動也快。
 
他們善於科技研究領域,在生物方面,幫助克洛根人投入雷克耐蟲族的戰爭。
卻又在之後因為克洛根人侵略性太強,幫助突銳人對克洛根釋放基因噬體,使其生育率下降。
 
Mordin為此一直想贖罪,使一個種族看著自己緩慢走向滅絕一直是賽拉睿人心中的痛,
卻又為解放該種族可能會使全銀河戰火不斷而爭論不休。
三代中Mordin有了解藥,並與Shepard一起去釋放解藥,
在這任務中,Mordin有很大機率犧牲
唯一讓他存活的條件就是使用假解藥騙他,然而克洛根人就會因此步向毀滅。


 
Grunt是克洛根人,對因基因噬體導致生育率低下的克洛根種族來說,他是難得一見的新生兒。
不同於其他克洛根人,他並非自然生產的,而是實驗體。
克洛根人非常好戰,其堅硬的甲殼與強而有力的身軀令他們更有利於鬥爭。
同時他們的生活環境非常惡劣,在賽拉睿人發現他們時,他們正在自己製造的核冬天掙扎求存
 
雖然還未成年,但在二代中證明了自己的力量,現在領導正一個小隊進行作戰。
面對雷克耐屍傀的攻擊之下,他一個人殿後,並且全身而退。
(Grunt不會加入團隊)


 
Miranda Lawson是塞伯魯斯組織的幹員,她是基因工程的完美造物,任何方面都比一般人優秀
二代中負責找到Shepard並復活他,隨後也加入團隊執行自殺任務。
三代中她脫離了組織,塞伯魯斯派遣了最強殺手追殺她,只能偶爾與Shepard聯絡。
Miranda的完美基因來自於她父親的慾望,過著躲藏生活的同時,
她也擔心著她的雙胞胎妹妹,希望Shepard能夠幫助他
 
Miranda不會加入團隊,而且她的存活條件需要二代忠誠任務,且不能分手。
她的畫風明顯不同,是因為她的臉模來自於她的配音員Yvonne Strahovski,
是位女演員,演出過多部電影,老實說挺像的,不像某記者那麼悲劇。

 
 
Jacob Taylor是二代中加入的角色,曾與Miranda共事,二代Shepard失蹤後曾一起尋找他。
他對星聯失望退出,後因Miranda邀請加入了塞伯魯斯組織。
三代中保護著大批想退出塞伯魯斯的科學家,並有了妻子,因此不會加入團隊。


 
Thane Krios是德雷爾人,同時也是全銀河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刺客。
德雷爾人的母星非常貧瘠,在他們踏出星系前就耗盡資源,耗盡資源而陷入內戰。
瀕臨滅亡的他們幸運的被附近哈納人發現並拯救。
因此,他們現在視為哈納人服務為最高榮耀。
 
哈納人的母星90%為水,他們則是軟體動物,在拯救了德雷爾人之後,訓練他們為刺客。
由於水土不服,德雷爾人遷徙到哈納人的母星之後,許多人都會患上絕症。
Thane也是絕症患者,感到時日無多,在Shepard的邀請下,加入自殺團隊共現自己的力量。


 
Samara是阿莎麗人的懲戒使,遵循法典,追求正義。
她已經1000多歲了,什麼大風大浪都見過,在最後選擇遵循法典尋求內心的平靜。
 
二代中,她身為懲戒使加入Shepard共同對抗收集者這威脅。
同時,在她的個人任務中,要幫她追捕她已經追捕了幾個世紀的女兒。
她有三位女兒,由於是純種,因此都帶有基因缺陷,大部分的基因缺陷者都會待在修道院。
然而其中一位不選擇隱居,反而跑到銀河系中到處作亂。
 
三代中,如果Samara存活的話,會待在修道院裡陪伴她女兒。
這時會有收割者來襲,阻止她自殺的話,他會參與對抗收割者。
 
她的臉模是Rana McAnear,在DLC中可以發展羅曼史
ㄍㄋㄇㄉ


 
Kasumi Goto是DLC角色,身為盜賊大師,來無影去無蹤。
二代會加入團隊,但在三代只會在暗處提供Shepard情報並做交易。


 
Zaeed Massani也是DLC角色,是位傭兵,三代中在拯救大使的任務中恰巧碰到他。
如果二代忠誠度不夠,他就會與其他傭兵同歸於盡。


 
Javik也是DLC角色,而且比起Zaeed或Kasumi 都重要的多(EA你好意思把它拆成DLC)
他是三部曲中玩家最熟悉又陌生的種族,他是已滅絕的普洛仙人!
本作中,普洛仙人第一次以完好無缺的樣貌呈現在玩家眼前。
 
普洛仙人是5萬年前滅絕的種族,如今在全銀河系遍佈他們的遺跡。
傳說質量中繼器與神堡也是他們所所建立的。
普洛仙人曾經建立過橫跨全銀河系的大帝國,並曾觀察並干預過許多種族的進化。
許多種族都有關於他們的神話或傳說。
 
然而,依然倒在了收割者的攻擊之下,可以明顯看出來前作的收集者外型與普洛仙相似。

 
 
話說一代的普洛仙形象是這樣。
 
 
Javik是所有進入維生艙的普洛仙僅存的一人,他有最高優先權,其他人的能源會優先供應給他
他被Shepard復活而來到5萬年後這陌生的世界,僅存他一人,唯一的目標就是消滅收割者。
 
Javik這位神秘的普洛仙人可以帶來許多問題的解答與有趣的觀點。
例如他們有著比對話更高級的感知能力,現在的各種族不過是經過他們啟蒙的低等生物。
對Liara這普洛先研究者來說,他是難得的活生生的樣本,就差沒把他解剖而已。
不過,她也從Javik口中得知自己種族的真相而受到不少衝擊。
 
 
與其他角色發展羅曼史是許多玩家的重點攻略。
在三代必須非常小心,因為分手可能會導致其他角色的陣亡。
雖然我害不少角色死了,但我有藍妹這官配就夠了(絕對不會陣亡的角色)


 
諾曼第裡的船員艙放有石碑,陣亡的隊友會被刻在上面。
可以看到一代的Wrex被刻在左下角。


 
對收割者戰爭主要對抗的地面部隊,是由各個種族被捕捉並轉化的而成的怪物。
人類=>屍傀(Husk),一代就開始出現,數量大,能力弱,會捍不畏死的發起近身攻擊。
第二多的是由巴塔瑞人轉化成的食人魔(Cannibal)。手上合有槍枝,
並且會吃同伴屍體回血,並在身上產生護甲。
巴塔瑞人是這場收割者入侵戰爭中第一個被趕出家園星系的種族。


 
掠奪者(Marauder)是由突銳人所轉化的,對付他們與對付一般人差不多。
比起食人魔,掠奪者多出了能量護盾,相較更為難纏。


 
雷螌(Ravager)是由雷克耐蟲族轉化而成的,只用兩管大砲遠距離狙擊。
傷害很高,是群戰時優先打擊對象,本身為重甲單位,並且會釋放自爆蟲。


 
兇獸(Brute)並非由單一種族轉化的,他是突銳人加上克洛根人的合成物
兇獸是非常非常硬的重甲單位,會突進進行近身攻擊,打帶跑到是還挺好應付的。


 
女妖(Banshee)是由阿莎麗人轉化的,繼承她們的能力,女妖擁有強大的異能。
她與兇獸並為最常出現的最危險敵人,移動緩慢,但會瞬間移動,被抓到幾乎就秒殺。


 
原本對抗收割者都是戰艦的事情,遊戲中特地把一隻拉到地面讓玩家來打。
此戰不難,不虛要玩家一槍一槍打,那根本打不動。
而是拿著定位器定位後讓船艦進行精準打擊。
 
收割者會發出一種精神暗示進行教化洗腦,讓人在不知不覺中被洗腦,一代的薩倫就是。
他們會發出一種聲音,就是每次碰到收割者時聽到那個像BGM的重低音。


 
除了收割者,塞伯魯斯在本作以完全成為敵對對象,遊戲中顯示,他們可能已被轉化。
塞伯魯斯戰鬥員擁有各種精良的裝備、強大的機甲,並且會在各處與Shepard搶奪任務目標。


冷凱(Kai Leng)是塞伯魯斯得最強殺手,於本作首次出現。
故事中接二連三的出現並妨礙Shepard,讓玩家對他的存在恨得牙癢癢的。
在某次他暗殺議員時,如果Thane有完成忠誠任務,他就會現身與冷凱進行頂尖殺手的對決。
 
 
幻影人是塞伯魯斯組織的首領,整個組織都遵循他的理念行動。
他通常都以投影示人,他的理念是為了人類的利益,可以犧牲任何東西。
相較於神堡議會,他早就看透了Shepard是打敗收割者的關鍵,於是在二代盡全力復活他。
 
三代中,他表示已找到控制收割者的方法,不需要Shepard去打敗收割者了。
但很明顯的,他早就被收割者洗腦了,以為自己為了人類的利益,實際上都是在幫助收割者。


 
本作中可以看到比一代圍攻霸主這收割者時更大規模的隊戰。
目的不同,有的讓人熱血沸騰,有的讓人感到淒涼悲哀。


 
最終的決戰要從地球的地面戰開始,可以看到熟悉的人類造物場景。
遊戲中最後一場戰鬥是最艱難的,堅守時,敵人會從四面八方進攻,
女妖、兇獸更是一次來好幾隻。


 
安德森是Shepard的老長官,在序章時留下來組織反抗軍抵抗收割者的滅絕行動。
右邊那位雖然看不太出來,但似乎是宣傳片中躲在鐘塔裡狙擊的人。


 
費盡千辛萬苦,終於來到頃盡全銀河之力所建造的最終武器擎天爐(Crucible),
甚至連是不是武器都不知道,就這樣抱持著希望得來到這。
出現在眼前的是最古老收割者Harbinger所化身,當初Shepard來不急救而內疚的小男孩。
 
他在此為Catalyst,他的出現是為了解答玩家的疑問,並提供最終結局的選擇。
他的出現對玩家來說是非常突兀且不合理的,就像是為了收掉以前的伏筆而創造的角色。
而且還一副小屁還模樣給了玩家號稱三色大便的三種結局。
 
第一種紅色結局是破壞合成體,此結局會毀滅收割者以及所有合成體例如傑斯、EDI。
但卻是所有結局中能看到Shepard存活的結局。
 
第二種藍色結局是控制收割者,也就是幻影人所期望的結局。
然而,雖然肉體保留,但Shepard已成為與收割者結合的新生命。
 
第三種綠色結局是傑合有機生命與合成體,創造出全新物種。
既然有機生命與合成體必然產生渾沌並引發戰爭,最後引來收割者。
那就讓雙方都成為同一種生命,收割者也就沒有收割的理由了。
 
三色大便引來大量玩家的撻伐,最後更新了第四種結局,並加長所有結局動畫。
第四種就是什麼都不選,不靠這個看起來跟本就是收割者陰謀的東西來決定命運。
靠著自己的選擇對抗到底,雖然最後失敗了,卻能讓下一輪迴的人擺脫這輪迴。



圖賞

 





 


特別追加超級大劇透,本作最終魔王Marauder Shields
 
他是誰?
他是遊戲裡玩家最後需要親手打倒的敵人
他是埋伏已久,在Shepard以精疲力竭時跳出來給予最後一擊的幕後黑手
他是阻擋玩家邁向結局的一道高牆
 
 
他是......Marauder Shields!
 
 
他曾試著阻止玩家看到三色大便,願他榮譽的犧牲。
勿忘Marauder Shields
 
 
為了他,網路上出現了許多關於他的惡搞作品,甚至請願加入他的DLC劇情。

 

 

質量效應三為我們帶來的精彩的科幻故事。
比起二代,更進一步的了解各個角色的背景故事,並且參與了其他種族的大事。
本作因收割者入侵帶來的悲壯氛圍,從一開始的序章就讓玩家深深感受到。
 
各個支線、主線故事都讓玩家印象深刻。
一開始Shepard離開地球的艱難決定,與安德森留下來守衛地球的決心。
突銳人將軍看著陷入戰火的母星,陷入是否離開同胞,在遠離戰場的地方指揮的兩難。
克洛根人為了種族繁衍而四處奔波,玩家也將決定是否為了解決一時困境而造成未來風險。
是否為了讓隊友存活,而讓一個種族繼續漸漸走向滅絕。
 
當奎利人能一勞永逸解決曾經的錯誤並奪回母星時,玩家是否會為了一直相信Shepard的傑斯
而阻止奎利人。奪回行動失敗,奎利人未來毫無希望,讓Tali傷心欲絕,
跳崖時的悲淒,讓玩家不禁憤而重新讀檔來過。
 
曾引起大規模戰爭的雷克耐蟲族,在只想和平共處的女王帶領下,玩家是否會接受這筆交易,
放過雷克耐來獲取它們在收割者戰爭中的支援,即使未來蟲災可能再度爆發。
 
還有各個角色的精采故事等等。
 
然而這一切都跟三色大便結局沒有任何關係。
上面所有的故事,最後都會換算成有兵力,這數值只會決定可以開啟幾種結局,
以及地球與質量中繼器是否保留而已。
 
玩家即使集結全銀河之力,依然無法對抗收割者,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那可疑的設計圖造物。
而且還是由收割者的主宰來告訴我們要怎麼用!也就是說一切都在收割者控制之下。
不論之前經歷何種跌宕起伏的冒險,結局依然還是這3+1種。
或者說,只有一種,質量中繼器被毀,所有種族失去快速來往各星系的通道。
 
不論是紅色,會使信任我們的傑斯與EDI被摧毀,或是藍色那被教化的幻影人所期望的結局,
都不是玩家所期望的。或許對官方來說,綠色讓有機生命與合成體變成同一種生命
來阻止收割者,除了Shepard,所有人都存活是最佳結局。
但對玩家來說,紅色的摧毀收割者才是一直以來的理念。
 
包括Shepard在內的所有努力幫助過的人都存活,同時消滅收割者與幕後主宰,
這玩家最期望的傳統Happy Ending是有這麼難做嗎?
結局不是不能接受,而是居然不提供完美結局,而且過去的努力完全沒有意義。
糞結局引起的不滿聲浪,讓EA推出了第四種結局。
 
你們不是三色大便都不想選嗎?不是看那小屁孩不爽嗎?沒問題!
我們推出了全新的第四種結局,三個都不選,讓你們堅持自己的路,不用那可疑的造物。
當然,也因此不可能打的贏Reaper,全部都死光光,讚啦!
把機會留給下個你們根本沒有任何感情的輪迴吧。
 
玩家的臉被打得啪啪響啊......
持續三部曲的精彩冒險,毀於最後的結局。
即使如此,還是強烈推薦質量效應三部曲,喜歡科幻及RPG的玩家必玩!
 
補充,除了三色結局之外,第二個讓玩家憤怒的點是Tali的真面目。
如果有跟Tali發展羅曼史的話,她的真面目照片會放在船長是裡。
不過這照片只是網路上隨便找張圖修圖而成的,你們還能再懶一點嗎?
, , ,

夜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